歡迎來到 - 美文閱讀網 ! 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微信文章 >

作家魯敏做客鐘山文藝講壇 講述寫作者的養成之路

時間:2018-12-09 11:08 點擊:
作家魯敏做客鐘山文藝講壇 講述寫作者的養成之路---

新華網南京11月18日電(戚軒瑜)11月18日,由南京市委宣傳部、南京市文聯發起主辦,南京報業傳媒集團、南京廣電集團協辦,鳳凰網江蘇承辦的系列講座——“鐘山文藝講壇”邀請著名作家魯敏作客現場,分享她二十年的寫作歷程。

據悉,魯敏現任江蘇省作協副主席,自1998年寫作以來,已出版《奔月》《六人晚餐》《九種憂傷》《荷爾蒙夜談》等二十部作品,曾獲魯迅文學獎、莊重文文學獎、馮牧文學獎、人民文學獎等獎項。

“東壩系列”結束郵政生涯開始寫作

1973年,魯敏生于江蘇東臺。早年,魯敏的父親在南京工作,母親在鄉下小學做語文老師。盡管獨自帶領兩個女兒的母親生活艱辛,但仍然給孩子們訂各種雜志,《兒童文學》《少年文藝》,甚至還有《外國文學》,魯敏閱讀的習慣因此培養起來。

作家魯敏做客鐘山文藝講壇 講述寫作者的養成之路

作家魯敏講述寫作者養成之路。(胡瀟 攝)

14歲時,魯敏來到南京求學,從江蘇省郵電學校畢業后,歷經營業員、小干事、記者、秘書等職。曾經她只把讀書看做抵抗沉悶生活的一種方式,直至25歲決意寫作,以小說之虛妄抵抗生活之虛妄,而多種類型職業的經歷也給她提供了大量素材。

“我前面那些年,做了好些與寫作無關的工作,我發現我總會有不自覺的旁觀意識,反諷的、解構的、第三只眼的心態,這挺有意思,可能也讓我慢慢堅定了一個想法:我更適合做一個虛構寫作者。”魯敏說。

從1998年第一篇小說開始,魯敏寫了12年的中短篇小說。到了2007年,她陸續以“東壩”作為自己文學意義上的故鄉發表了《紙醉》《思無邪》《逝者的恩澤》《白衣》《風月剪》《顛倒的時光》等小說。2010年,她的短篇小說《伴宴》獲得第五屆魯迅文學獎,北京賽車群,排名短篇首位。

《伴宴》的獲獎,給了魯敏更多的動力,“東壩故事”卻就此按下了暫停鍵。魯敏認為,“東壩故事”的成功跟讀者對古典鄉土敘事的濃厚情感有關,這在中國文學里是一個大傳統,是一種童年式的審美,有距離、有溫度、有一種悠遠田園的自我催眠。這種審美的歷史傳統,北京賽車微信群,是它的優點,也是缺點——新的審美價值很難被創造出來。對于靈感的自我暴動,魯敏信任其直覺與方向,信馬由韁,去往下一個寸草未生的荒蕪處,開辟新的疆域。

“城市暗疾”系列作品中的南京味道

繼“東壩故事”之后,魯敏將興趣點轉向“城市暗疾”,對此她解釋道:“這個系列的小說寫作手法故意地比較夸張、變形,我只是想以此摸索城市繁華中個體生存的病相與創痛。這樣的主題,其實跟具體哪一個城市并無邏輯關系。”

作家魯敏做客鐘山文藝講壇 講述寫作者的養成之路

作家魯敏講述寫作者的養成之路。(唐楊 攝)

魯敏確實很少以確定的城市作為寫作背景,包括這座她生活了幾十年的城市——南京。然而經讀者的提醒,她才意識到自己已把南京栽進作品中。幼年時期,魯敏就因為父親的工作而時常往返于東臺和南京兩地。南京這座城市對她而言,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。在一地生活,其文字必然也會折射出一地的風俗習慣。那些文字或許就是日常生活在時光的流轉中發生的奇異折射。

在魯敏的印象中,南京是可進可退、鬧中有靜的城市,從1987年到現在,她跟南京有種骨肉相依、共同成長之感,每一階段的寫作母題或靈感來源,雖然不是刻意為之,但或多或少與南京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。

“我對南京的喜愛與惦念,似與街巷風物無關,也與都市城貌無關,說來是俗了,也有些世故了——我只是在意某些在記憶中一閃而過的片斷,以及我在南京的師與友,親與故,那些點頭之交的鄰里與熟人……”長樂路、中華門、拎著鹽水鴨袋子的男人,還有郵政大廈,以及這個城市在她生命里泛著特殊綠色的郵車,都不斷從其口中迸出,并串起一個個記憶。魯敏表示,私人記憶就體現在這些細枝末節上。

后期,魯敏不斷地突破自己,于是有了更為寫實的《荷爾蒙夜談》,以及《六人晚餐》、長篇小說《奔月》等作品。關注當下都市人的情感困境、欲“以小說之虛妄對抗生活之虛妄”的魯敏,如今一如既往“偏愛不存在的荒謬勝過存在的荒謬”,在小說創作中,持續探討人們對打破固有、逃離庸常的渴望和對自我身份的困惑,思考在現代主義中,要以怎樣的面目面對人生。


數據統計中,請稍等!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性感宝贝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