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 - 美文閱讀網 ! 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娛樂資訊 >

被沖散在98年下崗潮里的人

時間:2018-12-09 11:19 點擊:
那一年春晚,有個黃宏主演的小品,叫《打氣兒》,黃宏演一位和父親一樣的下崗職工,有句臺詞是:“咱工人要替國家想,我不下崗誰下崗。”

1998年春節前夕,父親所在的單位發生了一件大事——那時候雖說是件大事,但現在回首看,多少有些寡淡了——那一年,父親所在的國企、一家幾十年的老牌金屬材料公司,為響應國家政策,開始了第一批“下崗潮”。

在這之前的十幾年,我們一家都時不時能享受到單位的福利。不用等節假日就經常發油發米,甚至還有鍋碗瓢盆等日常用品。隔三差五還有各種活動,比如全家一起郊游,或是兵乓球、羽毛球比賽之類。記憶里,父親還贏過一次象棋比賽。

除了這些,父親上班也很輕松,除了年底會議和總結多一點以外,每天都會按時上下班,很少加班。

那時候我常去父親單位玩,父親的同事們總會塞給我各種零食。大家都住在單位集資蓋的家屬院里,彼此關系很和睦。

那個年代,在所有人眼里,這樣的鐵飯碗都是維系家庭穩定的根基。

面對突來的“被下崗”,父親其實也算早有準備。

兩三年前,新聞就開始報道,沿海、內地一些省會城市的工人紛紛下了崗。父親清楚,就算自己身處北疆這個偏遠小城,也總有面臨改革的那一天。用新聞聯播里的話說,這叫“順應時代發展”。

那時父親最壞的打算就是,大不了去做個電焊工,接一些做防盜門窗的私活,滿足溫飽不成問題。

我還記得父親和他的同事們被告知要“下崗”的那天,下著大雪。1月初的北疆很冷,單位領導們絲毫不顧還有十幾天就要春節了,匆匆召集所有人開了最后一次全體職工大會。等會議結束了,人群還是久久沒有散去。

家屬院的露天臺子上下都擠滿了人,大家頂著風雪,討論著我作為一個初一學生還遠不能夠理解的話——“是停薪留職還是徹底買斷?”“買斷工齡的錢到底有多少?”“如果一直沒有工作,該怎么辦?”……

盡管所有人心里都滿是疑問和不安,但轟轟烈烈的“下崗潮”還是無法抵擋地到來了。

最終公布名單上,60%的和父親一樣的普通人都得下崗。還能留下的,不是官家子弟,就是上了年紀、馬上面臨退休的老同志們。

2

那時父親有個“小團伙”,都是單位里愛下象棋的幾位同事:大龍叔叔是財務,啞巴叔叔是倉管,胖羅叔叔是辦公室主任。大家也聚在一起討論下崗。

啞巴叔叔因為是殘疾人,除非自己立馬“響應號召”,否則單位還不會那么快地對他進行規勸;胖羅叔叔的親戚是市政府官員,當初進單位也是走了關系的,所以下崗跟他關系也不大;沒有后臺的父親選擇了買斷工齡,他覺得單位效益已經不行了,就算空留個職位占個編制,未來大概也不會有什么改變。

在買斷工齡的合同上大筆一揮,領了單位最后一筆錢,就意味著穩妥了多年的鐵飯碗和自己再無關聯了。

不過當時我家的危機感還沒有那么重。母親所在的企業效益不錯,房子是早幾年低價買的單位房,已付清全款,家里就我一個女孩兒,其余各項支出都不多,父親下崗后,還踏踏實實地過了個年,一家人一起,聽著《相約98》一直在大街小巷循環播放。

等開春3月雪化了的時候,在親戚的介紹下,父親用自己的“遣散費”租下了鬧市區的一間小店面,開了家出租影碟的小店。

那時候互聯網還未普及,很多衛視也都沒上星,電視里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頻道,所以大家茶余飯后、朋友聚會都喜歡租幾個碟片回家看。普通電影押金10塊,當天借第二天還,租金3元,晚一天加2元。若是有周潤發、周星馳這幾個當紅明星的新片,租金一天5元也是有大把人愿意的。父親還買了個大厚本子,上面密密麻麻記錄著客人的姓名、電話、碟片的編號和名字,以及出租的時間和預計歸還的時間。

影碟店開張后,父親基本上一日三餐都在店里。早上10點開門,晚上10關門。一個月下來,收入還不錯。可家里人一合計,碟片也是有損耗的,何況要托人進貨,樣樣都要花錢打點。于是父親又給店里安了個座機,在IC卡和公共電話還沒有流行起來的時候,一分鐘3毛錢,每天也能帶來點兒額外營收。

那時候,每天我放了學后也會去店里待一會兒,換父親出去吃個飯、上個廁所休息一下。常常有高年級的男學生在我看店的時候,來店里打電話給自己心儀的女孩兒,電話接通后總要請我說第一句:“請問某某在家嗎?我是她同學。”等到女生自己接了電話,我再把話筒遞給一臉興奮的男學生。這樣結賬的時候,他們通常都不要找零。

除了陌生的客人之外,父親的“小團體”也會偶爾光顧。胖羅叔叔喜歡歐美大片,啞巴叔叔喜歡周星馳,大龍叔叔最愛恐怖片。幾個人里面就數大龍叔叔來得多,我現在還隱約記得,他人很高很壯,小時候,我常常被他舉到半空中拋起來,再穩穩接住。

大龍叔叔原先的財務崗在單位效益好的時候油水很滿,于是,這次“下崗潮”他跟父親選了不一樣的道路——他是停薪留職,還想著等單位效益好起來,有回去的可能。用大龍叔叔自己的話說,就是“留個盼頭,畢竟以前的金飯碗給自己賺足了面子”。

等了一段時間,確定原單位待不下去了,大龍叔叔先是去給人打工做會計,但私營單位規矩多、管理嚴格不說還要加班,他不習慣,很快就辭了職。之后又自己跑起了面包車,從阿勒泰市到烏魯木齊,有時候送貨,有時候帶人。

這一年,大龍叔叔剛滿38歲,還是個光棍,跟他老娘一起擠在一棟老平房里。我聽父親說,大龍叔叔年輕的時候好賭,手里有錢的時候經常給我買漂亮的小裙子,北京賽車微信群,等窮的時候連飯錢都沒有,只好來我家蹭上幾頓。大龍叔叔一直沒結婚,急壞了他老娘,相親反反復復,可姑娘們一知道他以前的那些事,就都退縮了。

上一年,大龍叔叔好不容易談了個女朋友,叫蓉蓉,還曾帶來過我家吃飯。我記得她長得很漂亮,穿著那時流行的白色皮草外套,說話柔聲細語的。那天,父親和大龍叔叔都很高興,喝了很多酒,興致勃勃地說下一年就結婚生個大胖兒子。

可沒想到,等大龍叔叔一辦好停薪留職,蓉蓉轉頭就和一個干部子弟好上了。大龍叔叔年輕氣盛,去鬧過幾次,也沒什么用。等人心漸漸涼了,也就這么算了。

大龍叔叔雖戒賭多年,但也有人跟父親說,自從跟蓉蓉分了手,大龍叔叔就又開始賭了。父親沒當回事,大龍叔叔每次來店里,父親還是一如既往,拿出自己珍藏的好碟片叫他沒事回去看。那時候,大龍叔叔常用店里的電話跟新認識的女生聊天,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,父親也不收錢。

就在母親漸漸表現出有些厭煩這個好吃懶做的家伙時,沒想到大龍叔叔卻幫父親解了圍。

3

一天夜里快10點,一個經常來租碟的光頭佬趕著關門前進了店。

這個光頭佬很討厭,有時候沒錢,就非要把身份證押在這里租碟。店面本來也不大,不讓抽煙他也不聽,還回來的碟片包裝上還經常粘著油污。甚至還曾經當著我的面,神情怪異地問父親,有沒有“那種”碟片租。父親討厭極了這個客人,但顧忌著總要和氣生財,也從沒和他計較。

這天,光頭佬來還碟。父親發現碟片上有幾道深深的劃痕,在燈光下清晰可見。父親便跟光頭佬說,要在店里試試看能不能正常放,放不出來,10元的押金就不能退了,碟片光頭佬可以帶走。

光頭佬一聽就急了起來,一把揪住父親的衣領說:“這碟本來就是這破樣子的,別想賴給老子!”我和父親當時都嚇呆了。

數據統計中,請稍等!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性感宝贝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