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 - 美文閱讀網 !    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微信文章 >

親人,何時漸行漸遠

時間:2018-10-27 01:02 點擊:
2018年的國慶節,我們全家去山東曲阜和梁山自駕游,可剛剛到山東的第二天,就接到侄兒的電話,說我的堂哥去世了。沒辦法,只得取消所有的旅行計劃,急匆匆往回趕。 堂哥和我情同手足,雖然我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并不是很多,可我的心里一直惦念著他。他實實在在
2018年的國慶節,我們全家去山東曲阜和梁山自駕游,可剛剛到山東的第二天,就接到侄兒的電話,說我的堂哥去世了。沒辦法,只得取消所有的旅行計劃,急匆匆往回趕。
 
  堂哥和我情同手足,雖然我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并不是很多,可我的心里一直惦念著他。他實實在在是個遠近聞名的大好人,每一次去他家,堂哥總是盛情款待,他愛夾菜,即便我的碗里堆得像一座小山,可他依然不停下筷子;這邊,你還沒有放下碗筷,那邊的洗臉水就早早打來。想到我那早逝的堂哥,我和妻總是一次次的淚流滿面。我身邊的親人,你們何時開始漸行漸遠?我萬般的不舍……可又奈何?
 
  幾天前,母親來我家小住了幾天,閑談中,她對我說,你離開村里正好三十年了,你知道村里有多少人已經不在了嗎?我頓感愕然,心頭一涼,我倆粗略算了一些,竟然有八十多位!想想那些曾經朝夕相伴的村民,我的心里黯然失色。
 
  人到中年,看的多了,想的多了,期盼的也多了,看著親人們和村里的鄉鄰一個個相繼遠去,那些熟悉的身影和聲音漸行漸遠,心里時常有一絲絲的哀涼和失落。
 
  我想極力挽留,卻無能為力!
 
  古人云,人生知足時常足,人老偷閑且是閑。懂得等候與堅守,我們才能從容不迫,人生當如水,人若水一般做人,便浩瀚,便穿越春秋,便承接千載,感悟人生的不同境界。人若水,方豁達、會寬容、善理解,才能做到無我兩忘。在喧囂塵世中獨立,不卑,不亢,不爭,不俗。
 
  細細想來,我們真的要好好活著,每一個人都不是獨立的,自己的幸福會與很多人戚戚相關,尤其是你身邊的親朋好友。昨晚,母親又打電話說,我的發小黑塔不幸去世了,言語中,母親是如此的哀傷。黑塔是我的鄰居,我倆還是同班同學,去世的時候,他只有48歲。躺在床上,我摟著妻,竟然連續不斷的泣不成聲,生怕她丟了似的,望著我那近似于傻乎乎的傷感,妻立刻和我同喜同悲,我想對她說點心里話,卻不知道如何開口。但愿我倆一直走下去,能夠白頭到老;能夠一日同歸。
 
  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 
  人的一生之中,又有多少個無奈的“可是”呢?
 
  有這樣一對夫妻,他是個搞設計的工程師,她是中學畢業的班主任老師,兩人都錯過了戀愛的最佳季節,后經人介紹而相識。沒有驚天動地的戀愛,平平淡淡地相處,自自然然地結婚。婚后第三天,他就跑到單位加班,為了趕設計,他甚至可以徹夜拼命,連續幾天幾夜不回家。她忙于畢業班的管理,也經常晚歸。為了各自的事業,他們就像兩個陀螺,在各自的軌道上高速旋轉著。送走了畢業班,清閑了的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生活,審視自己的婚姻,她開始迷茫,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有多重,她似乎不記得他說過“我愛你”。一天,她問他是不是愛她,他說當然愛,不然怎么會結婚?她問他怎么不說愛,他說不知道怎么說。她拿出寫好的離婚協議,他頓時愣了,想了好久,他無奈地說,那我們先去旅游吧,結婚的蜜月我都沒有陪你,我虧欠你太多。他們去了奇峰異石的張家界,飄雨的天氣和他們陰郁的心情一樣,走在盤旋的山道上,她發現他總是走在外側,她問他為什么,他說路太滑,他怕外側的柵欄不牢,她萬一不小心跌倒。她的心忽然感到了溫暖,回家就把那份離婚協議撕掉了。
 
  原來,很多時候,愛是埋在心底的,尤其婚姻進行中的愛,平平淡淡,說不出來,但是真實存在。
 
  2018年的11月8日清晨,我聽鄧煌的節目《陽光清晨》,她說,她有一個朋友告訴她,今年40歲了,如果能活到70,也只有一萬天左右……想一想,我們還有多少生命存在?既然不多,為什么不好好活著呢?
 
  村上春樹曾經說,死并非作為生的對立面,而是作為生的一部分永存!好好活著吧!因為生命的無價,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來褻瀆自己……(作者簡介:黃宏宣,男,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,中國東方作家創作中心會員,中國詩書畫家網藝術家委員會副主席,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,國家三級創作員,在各類刊物、網站上發表作品二千余篇,十多篇散文在各級評比中獲獎,并出版散文集《我這十年》和長篇小說《深深嘆息》)
 
   南京育英第二外國語學校(南京江北新區育英路57號)
文章轉載請注明出處:www.cbhbyc.com

數據統計中,請稍等!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性感宝贝官网